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小说  »  同学聚旧...聚上床
同学聚旧...聚上床
 >现在,社会上有个时髦的活动叫做同学会,都是些文革中没机会上大学的初中生,现在有发财的,当大官的,出点钱把过去的同学聚在一起乐呵乐呵,玄耀一下自己的奋斗历程,当然,这其中还有一个奥秘,就是男女同学之间再述述旧情,当年的旧情人遇在一起,也算是一种缘分吧,我的年纪当然也在这帮人之例,虽然赶上了最末一届插队,可没多久就回城了,紧接着上学工作,那些初中同学也就淡忘了,可让我唯一能够牢牢记住的就是自己的初恋情人,我那时是班长,和班上的学习委员乌丽丽很要好,後来我随着家到别的地方插队了,没和班级在一处自然也就和她没联系了。而她毕业後这些年只是听说是嫁了人到外地生活了,茫茫人海中,哪里去寻觅啊。
改革开放政策成就了许多有头脑的人,他们下海经商发了财成了大款,所以,往往这种同学会就由他们张罗了,可也是的,穷同学们哪来的经济实力啊!
我班当时有个外号叫“大饼子”的男同学,他的真名叫曹东,他之所以叫这外号是他在一次期中考试中得了两个零蛋,大家觉得零蛋不雅观,就给他起了个大饼子的外号,他并不在意,反正那年月学分没啥大用,一直到插队了这外号还有人在叫,後来,他开矿发了财,成了远近闻名的大款,现在是红阳煤矿的董事长兼总经理,一出门坐着宝马车可牛气了,这次同学会就是他出钱办的,我接到请柬才知道这位老兄竟然这样出息了,现在人家改名叫曹大东,难怪我一直不知道这位是谁了,再加上他的煤矿挺远的,多少年来一直没啥联系。他的煤矿在县城有个红阳宾馆,在这儿算是最豪华的了,请柬上写着本星期五报到,星期天下午结束。还有括弧:请不要带家属,这条我倒是没理解,大概是怕人多了开销太大吧?不过,这举动还够正规的呢。
到了星期五,我把工作安排了一下就去宾馆报到了,想看看这位其貌不扬的大饼子先生出息成啥程度了。没到宾馆近前,就远远地看见大门前高高的拱门,鲜艳的彩旗随风飘舞着,走到门前只见拱门上写着《热烈欢迎老同学》,我进了门,门口早有礼仪小姐迎上来,引我到报到处登记,我在登记表上看到我们的名字早就按着学号顺序打印好了,只要填上自己的现在职务和工作单位就行,然後领了房间钥匙上楼先休息,四点开饭。我跟着服务小姐上了七楼,她打开房间请我进去,我没等进房间,就听见里面有个粗嗓门的家伙在吆喝我的外号“哎,这不是四眼儿吗?我就猜到你小子会来啊。”我定睛一看,从他那身材上看出是咱们班的体育课代表,外号叫笨像的杜义腾,我常常叫他肚子疼,没少毛奚落这小子,可他又不敢惹我,咱们俩一座,考试时还指着我照抄呢,我上去握住他的手说:“你小子这些年从人间蒸发了呢,这时从哪来的?”他掏出一张名片递过来说“不远,才三百多里吧,开车一个小时多点就到了。”我瞧了一眼名片。上面写着:中旺集团副董事长、业务处总经理。哼,这货也能当总经理了,跟谁说理去,真是没治了。我连忙说:“原来是杜大经理啊,失敬失敬啊。”他照我胸上打了一拳说:“这算个啥啊,给人扛活的,人家老曹这东西才叫牛逼啊,资产都他妈的上千万啦。”我问他:“这老曹就是大饼子吧?咋发的财呀?”“反正不是偷抢来的,政策允许的呗。”我和他躺在舒适的席梦思上谈了起来,一直到服务小姐来通知下去吃饭。
餐厅里面真是够气派的,各种美味佳肴早摆好了,八人一桌,我按着餐桌上的名字坐下,见全桌都是昔日的老同学,大家正在寒暄,只听见正中位置上有人高声宣布:“初三四班同学会现在开始,”紧接着,门外鞭炮响成一片,震耳欲聋,等到鞭炮停息了,这些主持人继续说:“今天,我曹某请大伙来聚一聚,为的是和几十年没见的老同学再续友情,我想念大家啊。下面为我们的久别重逢而干杯。”我这才看清了当年的大饼子现在的风采,这小子可真够有派头的,红光满面,神采奕奕,用当年形容伟大人物词汇来形容这位仁兄也不为过,我端起酒杯,和大家一饮而尽。剩下的就是大家互相交谈了,园桌餐变成了洋式酒会,大家端着酒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交谈着,我和几个当年投缘对意的谈得很投机,一直到曹大东宣布:下面是舞会,然後回房间休息,最後,他还微笑着说:有特殊要求房间的和服务员直接联系。
我们从饭厅转移到舞厅,又继续在一起叙旧。我在人群中搜寻着丽丽的身影,可总没有出现。在几十个人中寻找自己想见到的人虽然不太容易,可时间久了,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和我打过招呼了,就是没有她。我的兴致渐渐的没了,正要回去睡觉,却发现班上的风云人物正搂在一起跳得正在兴头上,他们是当年被学校处罚的一对,男的叫包若同,女生则是我班的班花-洪娇娇,他们当年可是出尽了风头,来往的恋爱信被校长在大会上宣读,後来洪娇娇的父母把女儿转到别的中学上学了,这件事情也就没人提起了,可这件事的始末我们都清楚的,现在他们终於是有情人在一起了,那个多事的鳖犊子校长也不会再找他们的磋了,只听说在文革中校长被造反派打折了胳膊,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老包干的。他们跳的舞和别人的不太一样,他们搂抱在一起,脸贴着脸慢慢地踱着舞步,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麽,那个亲热劲儿真让人妒忌。我一个人躲在一个暗角落里,回忆起自己当年的风流往事。
我和丽丽是因为天天在一道上学产生的感情,她是我家邻居,她爸爸和我爸爸经常在一起喝酒打牌,两家处得不错,丽丽小时侯长得很单薄的,她的书包总是由我背,到了校门口才还给她,到了中学时,她突然发育得像个漂亮女孩了,我天天看她也没在意她长得啥样,後来,有人背地里叫她校花时,我才真的喜欢起她来,她也很愿意和我在一起,我像个小哥一样呵护她,谁要是敢欺负她,我早就冲上去了,可能是两小无猜的爱情吧,在初三时我们就开始接吻了,她的嘴很小,我总是淘气的所自己的舌头塞进她的口中,那个感觉真爽。
我们上学的路很不好走,一次,路上积满了雨水,她非让我背她过去不可,刚开始我怕被同学嘲笑不肯背她,她竟然哭了起来,我只好蹲下让她上来,我觉得她的胸贴在我的後背上,软乎乎的,我的手开始托住她的大腿,後来我累了就移向她的臀部了,我的手扶在她的屁股上,心里有些紧张,虽然她仍然有说有笑的和我说话,可我的心思却在对她屁股的感觉上了,她穿着薄薄的裤子,我的手就像摸在她的皮肉上一般,渐渐的我的脸上沁出民汗珠儿,她的手为我拎着鞋子,我的手却摸在她的屁股上,我隐约地感觉到了她阴户位置的形状,我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在上面抚摸着,她的呼吸开始急促了,我知道她有了感觉,手上更加用力了,她渐渐的激动起来,不断的催促我快走,到了地方好放她下来,可路还远着呢,突然她喊叫着说:“你再胡闹我可要下去啦?坏蛋。”我只好停止了抚摸,继续向前走,她的情绪才平静下来了,我好容易才背她到了小树林边上,到了干爽的地方才放下她,累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再也不想起来了,她关切地俯下身子对我说:“好累吧?”我说:“你这大丫头累死人不偿命啊,也不知道少吃点。”她瞪了我一眼说:“就你这小身板儿呀,将来怎麽娶媳妇啊,连媳妇都背不动。”我抬头瞅了她一眼,正好和她的目光对在一起,两人都脸红了,我拉她坐在我身边,胳膊肘儿勾住她的脖子,她顺势一躺就倒在了我的怀中,我们就这样接吻了,她听说地让我抚摸着她的胸部,我觉得胯下那个东西在冲动了,她的脸热得发烫,我看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,用舌尖舔她的眼睫毛玩,她闭上眼睛任凭我的游戏,这里好僻静,再加上早晨刚刚下过雨,路上人很少,我们玩得真高兴啊。我渐渐的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下面,轻轻地捏住了她日渐丰满的乳房,她的脸立即红得跟天边的彩霞一样的颜色,她躺在我的怀中,我揭开她的衣服,让乳头暴露出来,我用嘴轻轻地咬住了它,她的身体一阵颤抖,随即就把我抱得更紧了,我还不明白男女之间的真正游戏,能做到这点就够大胆的了,我好像在小的时侯偷偷地瞧见舅舅和舅妈处对像时在我家做的事情,我看过舅舅脱下舅妈的裤子的埸面,现在,一个美丽的女孩躺在我的怀中,我下面的东西也在冲动着,我实在是按耐不住了,手悄悄地向丽丽的肚子上移动着,她似乎察觉了我的企图,突然放开了搂我的手,双手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小裤带,眼睛有些恼怒的神情,我正在欲火燃烧的时刻,突然变得勇敢起来,我用力的掰开了她的小手儿,哆嗦着解开了她的裤带,她的脸色更难看了,我不管那些,终於把手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。她紧并着的双腿被我粗暴地分开了,我的手在她柔软的大阴唇上抚摸着,我曾看见过舅舅的手分开舅妈下面那两片肉瓣儿的情景,他曾经把嘴俯在上面舔,舅妈当时很舒服的表情至今我还记得,我把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,开始向下脱她的裤子,丽丽紧张地抓住自己的衣服,叫我赶紧放手,我不管她说什麽,还是坚持往下脱,她挣扎了一会儿後,还是让我达到了目的,丽丽白嫩的屁股展现在我的面前,我从她叉开的双腿间看见了和舅妈两腿间一模一样的东西,我分开她下面的大阴唇,又继续分开小阴唇,里面粉红色的阴道口露了出来,我知道舅舅的鸡巴就是手在这里面动的,舅妈可乐意了,抱着舅舅直哼呢,我好想在丽丽身上试一下那种感觉,她害怕得哭泣起来了,我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,继续在她的阴户上玩弄着,直到太阳落山,天快黑了才起身回家,一路上我们又有说有笑起来,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过一样,我一直送她到家门口才依依不舍地回家了
第二天,雨还是没有停止的意思,遇到路上有水我还是背着她,只是不那样淘气了,她的脸俯在我的脸上轻轻跟我说着话,我们到了小树林边上,她仍然坐在我的怀中,我们休息好了再回家。终於有一天,她说她的父母都去她姨妈家喝表姐的喜酒了,因为天不好不一定回来,她为了感谢我天天背她,非要我去她家吃葡萄,我高兴地答应了,我放学後没有回家,而是一直跟着她到了她的家中,她到後院葡萄架上为我摘了一大串成熟的葡萄,我美美的吃了,然後,她和我躺在炕上说话,我想起了那天的事情,悄悄地问她那天为什麽要发怒,她嗔怪地说“你也不看看那是啥地方,要是有人看见了,你要我死啊?”我觉得也有道理,我又调皮地问:“要是今天这环境呢,你还拒绝不?”她说:“你太坏了,我以後不理你了。”说完真就扭过身子不理我了,我躺在她的身後,手却伸向她的胸前,她推了一下翻身坐了起来,我急忙按她躺下,她从我的目光中看到我又露出那天的表情,好像又紧张起来,我哄她说:“你怕啥,反正也没人回来打扰我们,放心吧。”她这才又重新躺下继续跟我说话,我的手一直在她的乳房上抚摸着,渐渐地她不再拒绝我的手了,我顺利的脱下了她的衣服,学着舅舅和舅妈的方式,我一面说一面做,她好像也懂得这种事情,再没有反抗,我便如意地爬在了她的身体上面了,她的阴毛很浓密,我早就把上面弄湿了,她叉开了大腿,我笨拙地用手握住自己的鸡巴跪在炕上寻找那个地方,还是她的引导我才得了手,她好像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就让我的鸡巴插进了她的身子。我学着舅舅的动作来回抽送了几下,感觉比自己没事时用手撸的感觉强多了,便继续抽动着,她的手紧紧地抱着我,红红的脸上泛出了舒服的神情。我在她身上抽动了十多分钟後才有了那种要出的感觉,这是我在手淫时产生的感觉,我就在她的身体中又体验了一把这种感觉,那些东西就流进了她的阴户里面了。我拔出鸡巴,她赶紧跳下炕找东西擦拭,我看着她白嫩的身体,心里别提多兴奋了。一切都做完了,我穿上衣服赶紧回家,她把门锁好也睡了。
以後的时间里,我们又玩了几次,一直到眼看要考高中了才停止,再後来,我家下放插队了,她却因为家困难而停止了学业,跟着姐姐到外地学缝纫去了,我们的来往也停止了,几年以後,我从农村考入大学,就再没有见过她。我总觉得对不起她,却又找不到她,本想在这次同学会上见一面,叙叙旧情,可她却没有来,我的心更加烦燥了。慢慢地对这同学会也感到无聊起来,他们闹到啥时侯这不清楚,反正我早早就回去睡觉了,要是明天於没有啥新鲜玩意儿,我准备晚上就回去了,在梦中,我和丽丽重逢了。
第二天,早饭时,老曹宣布了当天的日程安排;上午开座谈会,大家都谈谈分别十几年後的各自情况。下午参观老曹的私人企业,晚上有新节目。我不知道这家伙还有什麽新花样,反正没我啥事,介绍完了我就准备走人了,座谈会在宾馆的会议室举行,四十几个老同学坐满了会议室,桌子上面摆满了水果和饮料,我低着头无精打采地听他们吹着自己的丰功伟绩,猛然间,我听到主持人在说:“下面请我们的大美人丽丽小姐讲话,话音刚落,在一个角落里站起一位衣着讲究的女士,她摘上眼睛上的墨镜,稳健的走到主席台前面,她是丽丽麽?我怎麽没有发现呢?还是她有意避开我?我带着各种疑问听她的发言,她并没有说得太多,只是平静地说自己的丈夫在几年前去世了,一个开了一家化妆品公司,再往下竟然为自己做起广告来了,大家都说她真有经济头脑,连同学会都不放过啊。我离开了座位,悄悄地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她讲完了自己的经因就离开了主席台回到自己原来的座位上,刚要坐下,却发现我就坐在她的身边,她丝毫没有表现出惊讶表情,而是大方地和我握手,我悄悄地问她:”昨天晚上怎麽没见你啊?”她小声回答我说:“这还是挤时间来的呢,哪有工夫和你们这些国家干部泡时间哪。”我笑了笑,她的表情让我失望了,我们十多年问及此事的亲热好像再不存在了,一会儿会议结束了再问她好了。
下午,我上车就坐在她身边,一路上她和大家有说有笑的,看是出是一个独身生活的女人。我们在老曹的企业参观完了就回去了,晚上,我要她和我好好谈谈,她虽然感到自己的工作太忙了,在我的一再挽留下,她还是答应了我,我找服务小姐另开了房间,她也没有拒绝的意思,因为老曹跟大伙说的新节目就是这个,她要为有情人做临时红娘呢,看到她的表情,我心中暗暗地高兴起来,她跟着我进了房间,我望着她光彩照人的脸孔,觉得这女人真是不一般,她对我说:“你先休息一会儿,等我洗个澡再和你说话,说完,她进了洗澡间,我听见她锁门的声音,心想;这娘们,在我面前还装秀,一会就让你再大方一回。听见她在里面洗澡时哗哗的水声,我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好容易等到她终於洗完了,她头上戴着浴帽,身上穿着浴衣,容光焕发地从洗澡间出来,我赶紧起身,她歪着头问我:“你真想让我和你睡在这里啊?”我迟疑了一下,试探着问她:“你不愿意麽?我可不敢勉强你老人家啊。”她冷笑了一声说:“你当年那股流氓劲儿都哪去啦?学好了麽?”我心慌地望着她,倒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了。我喃喃地说:“都十几年了,你还记得啊?”她却说:“我致死都不会忘记的,你这坏蛋。”我更加疑惑了,她为什麽要这样说我啊?”我更不敢向她问什麽了,她却若无其事的脱下了衣服,躺在我的身边,我却是小心翼翼的躺在床上,唯恐哪句话不对再惹恼了这位目中无人的女士。我知道,快四十岁的女人是最成熟的女人,也是最不好惹的女人,她把头枕在我的胳膊上面,呼吸出的气体喷在我的脸上,使我的欲望又开始蒙动了,她向我诉说着自己短短十几年中所遭受的痛苦经历,我静静地听着,她原来早就开始经商了,只是运气不好总是赔钱,她的丈夫是她妈妈同学的儿子,人倒是不错,也挺爱她,和她一起奋斗了十多年,终因为劳累过度患了肺癌而早早离开了她,她的女儿十五岁了,在一所贵族学校中读书,只是在星期天回家,她的生活可以说是独往独来的生活方式,唯一的希望是让女儿考上一所重点大学,而她这几年早就对男女间的性事淡薄了,她其实对我也在思念着,毕竟我是和她做爱的第一个男人啊。她对我和妻子冷战多年的生活也很同情,却不同意我和妻子离婚,她之所以一直不来找我是不愿意拆散我的家庭。我们不用於多说什麽了,一切都重新开始了,我在她丰满的身体上尽情地发泄着自己的欲望,她虽说不算太喜欢,可还是竭力的配合着,我们重温了当年偷情的欢乐。她的阴户由於生育而变得松驰了,我没有计较这些,还是像当年做孩子一样的兴奋。她却如同处女新娘一样的腼腆,我每当要开了灯光要看看她十几年来的变化时,都被她关掉了,她说:“让我的美丽永远留在你的记忆中吧,现在见了我你会失望的。”我尊重了她的想法,在黑暗中满足了她,也同时满足了我。我们还是像学生时代一样的兴奋,在她家的那个晚上现在回忆起来就像是昨天的事情那样记忆犹新。
第二天一早,她放开我搂着她的双手,开始起床穿衣服,我说:“你今天还要留一天吗?”她说:“今天我要去南方了,生意不能耽误啊,你在这儿继续玩吧,以後我会约你的,你的家庭要好好珍惜,让我们做个永远的情人吧,要是让你抛弃了你的妻子,和我组成了家庭也不见得合适,我是寡妇,和你做情人正好,而你却不能做陈世美,我不缺钱,却没有能和我说话的知心朋友,你虽然生活得很累,却总算有个完整的家,你如果愿意的话,我就和你好到都老得不能动那天为止吧。我望着依然是光彩照人的面孔,心中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。我虽然和妻子很少在一起做爱,却总不愿意去那种地方发泄自己的欲望,而有了丽丽,我再不用担心自己学坏了,真是天降佳人於我啊,这要感谢我这位老曹同学,人常说:“搞个同学会,姘上好几对儿,同学见同学,个个搞破鞋。”而我却借着同学会的时机,再把学生时代的情人又找了回来,而且又不用拆散各自的家庭,真是别提多美了。我对她说:“你都走了,我还多待一天做什麽,我也走吧,送你去机埸吧。” 她同意了,我们悄悄地从宾馆中溜出来,也不和其他同学道别,打个出租汽车直奔省城机埸而去。後面的事情就很自然了,她经常约我出去,玩玩游戏说说话儿,一直到现在,我那分居的老婆却是半点也没有发觉,真要是知道了,我也就解脱了,到那时再和丽丽谈结婚的问题吧,反正都还不老呢,混到啥时算啥时吧,这也应该叫做有情人终成眷属吧?